联系电邮:
secondtext@hotmail.com
paddyfilm@sina.cn
稻电影农场地址:
湖南洞庭湖畔细毛家屋场

小生态之肺 2013

稻电影农场“自然农耕农业语言系统”核心观念

第一年度:2012

经过两年的现场种植实践,我们对“小生态之肺”这一概念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。与稻电影努力地要营造的差异的亚文化主体一样,自然农耕实践也将是场漫长的语言战争,今天的新型农业环境相比以往的情况更为险峻,资本和传媒、知识和神性,有时总耦合一起并生发出奇怪的病毒。有一个常识需要强调:抽离现实政治社会语境,孤立地来观察生态农业、有机农业及食品安全问题,都是偏离“中心”而无关主体的。农业生产方式、政策资源、饮食文化、社会生态,都深切地被当前政治文化所支配。

稻电影自然农耕实践制订了一套“生产小生态之肺”计划,这个计划由几个阶段和内容构成:

(一)2012~2013年,完善稻电影农场的基础设施;这一步基本完成。

(二)2014年底,完成稻电影农场自然农耕专属语言系统的建设;启动社会/社群/社区的介入计划:麋鹿学社,这属于社会生态的介入,可观摩2012年度#环境课#

(三)2015年,农场向所在区域的周边扩容,形成初步覆盖区域自然生态的规模,如此,河流、原生林、旱地、沼泽等将得到保护。

(四)2017年,农场及其种植方式能覆盖所在村落整个区域,实现区域内生态、政治民主、社会、经济、农耕方式的实体融合,“肺叶”真正地拓展为一套新的政治社会文化系统。

(五)2020年,农场有足够的社会经济话语能力来涉入县域河流新墙河(#水妖1#、#水妖2#)及东洞庭湖流域(#洞庭鹿角#)的具体保护行动。

2020年来回看和总结,对现实乡村社会涉农政治的不正当性的认识,与强势政治的不合作,以及对乡村社会治理现状的悲观态度,农场没有因循政策制定任何策略,相反,它重回小农经济形态。这时的小农经济形态可以描述为切实的“晚年农村”。正视我们工作的着力面所遭遇着的现实和历史截面(无数偶然的截面,无数非知的政策指令和权力意志),农场将在另一些视角启动务实的方案。的确,我们在考虑重新选址,在晚年农村的场景上,我们如何既不去做那个夺利者,也不去策略性地寻租,而是凭己之力、借力社群政治空间,做一些面向未来的规划、研究和一个时段的观察。


 



















毛晨雨
2014年3月6日 惊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