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电邮:
secondtext@hotmail.com
paddyfilm@sina.cn
稻电影农场地址:
湖南洞庭湖畔细毛家屋场

wine

试酌百情远,重觞忽忘天。

陶潜的饮酒格调要远高于同期士人们的曲水流殇局的。饮酒的高格,在于如何独饮。独饮中见出羁旅人世的另一个恍惚的身形,另一个飘忽不定的魂魄。独饮中照见自性,而酒局中则是表演性的。当然,酒局要高格于王羲之等的历史名局的,只能再附会一些历史场景与酒的关系了。饮酒作为社会性的要素,承继着礼的各要素,在各层面的社会关系中扮演着“真言”的道具;同时,“德”被引入饮酒中,酒醉而不乱伦纲,需要制作“酒德”这种隐形的社会规约来。

图:岳州窑 宋代青瓷 酒壶

注:岳州窑位于东洞庭南湘江畔,1981年,岳州窑考古发掘出唐代彩陶罐,由此实证中国陶瓷的彩釉技艺在唐代就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。

 

2013年我们恢复传统木甑天锅工艺时,我与父亲去请十华里外晏家屋场的木匠晏师傅。晏师傅好酒,客人进门就坐,先一人一盅酒,一碗生花生作下酒食,然后才正式论事。现代工艺学在改变着师傅们的习得与价值观,木匠们离不开车床,泥水匠离不开混泥土,晏师傅这样的能造所有木器、包括棺材和酒甑的,方圆几十里仅残存他这一位,且已年逾古稀。晏师傅不合时宜已久,并非工艺学的发展,而是他好酒且“酒德”不好,常坏东家的规矩,譬如开基立业时他饮酒过量,需要他斧头诗赞时,他尽说些不吉利的“真言”,这导致他一个村落一个区域地失去业务。晏师傅在我家造木甑天锅的十天内,也有几次酒醉胡言,总算没有被辞退,终于造出了他这一生最后一副木甑天锅。是年秋分,稻电影酒作坊正式开业。

图:晏师傅家自制药酒

图:晏师傅为稻电影农场制酒具


稻电影酒2013-2017年间推出了数款酒,包括一些版本酒,多数已绝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