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电邮:
secondtext@hotmail.com
paddyfilm@sina.cn
稻电影农场地址:
湖南洞庭湖畔细毛家屋场

造酒

make

“魂”这一条已经道出造酒的至理:藏时。

藏时亦有其政治意识形态的反人民性的特点。时间是奢侈的消费品。物资紧缺时期,生产运营的效率,譬如酒器的使用效率,可能决定着成本。茅台酒储藏五年乃成的特点,各方面成本都是高昂的,可以说是反人民性的。1960年代时期的缺主粮,以杂粮酿酒,来满足人民生活所需的替代方案。亦有学者专门研究1959~1961这个时期的茅台酒与人民性的关系,所谓酒即民血的政治。我国目前大行其道的液态酒法,也是在主粮欠缺时期的酒精主导的替代方案。存在粮食危机的朝鲜,以地瓜干酿酒。我们东洞庭湖区的山地盛产红薯(地瓜),1980年代左右的重要经济形式就是红薯干,供给酿酒所需。日本清酒的“二割三分”是奢靡的贵族制度的产物,本酿造,也就是酒精参与的清酒工艺,才是目前日本酒的人民性选项。

我国历史上的酒多与日本酒“二割三分”有所类同,贵族阶层自造酒作坊,独制配方,酿酒成为必备的一种士绅文化。文献上数以千计的酒名,多出自这类私家自酿。流通不发达的年代,民酒佳釀,多驻于地,由此也形成相应独立的就地取材、风土特点、品级丰富的酿酒生态。

稻电影酒是关于造酒至理的实践。这种至理也是时效性的。稻电影酒选择了“藏时”为造酒的首要原则,使用高成本的传统工艺、纯手工、洁净原粮、复杂工序的酿造方式,稻电影酒并不在酒作坊周边区域流通(可入家喝而不售),各要素综述,稻电影酒要成为与时间这一本质性的政治意识形态发生关系的酒,我们在造2013年开始的每一年的“年谱酒”。稻电影酒中有时间,“藏时”会全要素地得到实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