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电邮:
secondtext@hotmail.com
paddyfilm@sina.cn
稻电影农场地址:
湖南洞庭湖畔细毛家屋场

蜉蝣

ephemera

深夜,我在二楼看书,铝合金窗户的玻璃被涌动的力量冲击,如同小豌豆落地的声音。开窗的同时,迎面涌进来一大团蜉蝣。有几只撞上我的嘴唇,我尝到了它们从稻田中带来的那股清腥味,可能这是它们自身的气味。第二天一早,它们坠落在地板上,堆积一层,都死了。

“朝生暮死,有浮游之义,故曰蜉蝣也。”

蜉蝣晨间羽化飞翔,时有栖息于稻叶上,一天是它漫长全部人生,不饮不食,羽化入道,至暮就死。